台湾「鸿海精密工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富士康科技集团,是世界领先的电子制造商,根据《财富》杂志的排名,目前为全球500强企业中的第112位。如今,富士康在中国内地的工人高达90万,更有意在2011年底前将员工数目增加至130万。市场研究公司iSuppli指出,2009年,富士康的盈利是全球电子代工行业的44%iSuppli估计,在2011年,富士康将获得行业一半的收入。尽管毛利率下降,富士康的业务一直在增长。这意味着富士康是靠压低劳动力成本以保持其竞争力。

低工资、超时工作和高压管理之间有密切关系。除了倡议人性化的管理政策外,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期待富士康进一步提高工资,因为它新的底薪仍低于我们主张的生活工资标准。管理层还承诺,全中国的生产厂房都会有工资增长;但富士康并未透露加薪细节。起初,SACOM对此加薪安排存有厚望,希望工人将减少工时,同时获得足够的工资,缓减工作压力,并享有他们应得的休闲权利。然而,让人愤怒的是,直到10月中旬,富士康仍未通知工人相关的细节,工人亦不了解工资增长的政策;同时,公司的管理方法亦有没有结构性的改革。

而富士康以外,给该企业下订单的电子品牌,例如苹果(Apple)、诺基亚(Nokia)、惠普(HP)、戴尔(Dell)、索尼(Sony)、索尼爱立信(Sony Ericsson)及摩托罗拉(Motorola),在死亡惨剧中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有这些品牌都以牺生工人的福祉为代价,赚取丰厚的利润。同样,消费者亦被眩目的广告所遮蔽,消费着工人的血与泪。

本报告旨在揭示富士康工人真实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为工人在生活困境中的奋斗争取公众的支持。企业除了应遵守法例、不侵犯工人的权利,SACOM更促请民间组织、消费者、投资者及政府部门等,共同对电子制造商施予压力,在电子行业中提供体面的工作条件。

加薪计划未通知工人

今年5月,当工人自杀事件达到了高峰,富士康两次公布将会提升工资。6月第一次提薪至1200元人民币。不久之后,富士康声称,通过考核的深圳工人,10月时基本工资将增至2000元人民币。然而,直到9月底,龙华、观澜厂区的工人仍不知道加薪的相关细节,富士康亦没有正式宣布。在富士康工作满3个月的工人可参加考核,然而,许多资深的工人并未参加考试。因此,工人只能够从他们11月所发放的10月工资条上,得知他们加薪的情况。工友间只能互相流传着各种传言:有工友表示只有「绩效评优、特殊工站、年资满半年并对公司有特殊贡献的工人」才会提薪,也有工友认为未必所有员工的基本工资都能涨到2000元,有的可能只能涨到16001800元或1940元。

基本工资远低于生活工资

富士康管理层指出,提升工资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企业的工人流失率。换言之,其目的是稳定职工队伍。富士康以最低工资为工人底薪标准,并不足够让处身深圳此物价高昂的城巿的工人,过上温饱的生活。根据SACOM以「恩格尔系数法」就生活工资的计算,2010年,在每月食品消费约613元的深圳,若以恩格尔系数为0.5、每一就业者赡养系数为1.87计算,每月最低生活工资标准应为2293[1]。以同样方法推算,富士康所在的4个城巿的生活工资如下:

天津

武汉

杭州

昆山

人均月食品支出 /

450.42

469.14

581.15

534.96

月生活工资 /

1684.5

1754.4

2173.3

2000.5

巿最低工资 /

920

900

1100

960

富士康(1)目前工资/

940

950

1250

1110

显然,前线工人的基本工资不足以他们在城巿维持体面的生活水平。在杭州,基本工资和生活工资之间的差距是923元,而天津,武汉和昆山的基本工资亦远远落后于生活工资。工人在消费高昂的城巿,以捉襟见肘的工资过活,生活压力是极其巨大的。

报告全文可在此下载:foxconn_report_workers_as_machine_chi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