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裤原是以耐穿耐磨见称,自从它成为时尚衣饰后,一般人同时拥有几条不同颜色和剪裁的牛仔裤已是平常事。一条完好的牛仔裤,往往没机会穿旧就已被它的主人遗忘、或被潮流淘汰了。

矛盾的是,我们不断买新衣,却又追求那穿旧了的质感,仰慕洗水泛白或破洞的「颓废美」。各种加工方法应运而生,能在短短的生产时间内让顽强的牛仔布恍如经受岁月洗礼,可以想象那些方法是何等暴烈。危害的不只是环境,还有造裤子的工人。

其中一种工序叫「喷砂」(sandblasting),工人运用机器或压缩气枪,将含有硅的微砂以高压喷向牛仔裤上,达至造旧的效果。然而,厂方往往没有为喷砂工人提供足够的保护装备,衣物纤维和粉尘在通风不足的工作间飘浮,都落进工人的肺里去。

土耳其2005年便发表研究,是首个关注喷砂工序与硅肺病关系的地区。该国至今有52名制衣工人因硅肺病死亡、约1200宗登记个案,由于很多工人一旦健康转坏便会辞工回乡,医学界相信实质数字远超此数。一般煤矿工人可能持续工作数十年才患上硅肺病,但在制衣业里,大量粉尘加上高压喷射,喷砂工人可能工作数月就得病。

在劳工团体施压下,土耳其遂于2009年禁止制衣业使用喷砂工序,但厂家的对策只是将生产基地转移至中国、孟加拉、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家。2010年干净衫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下称CCC)及其他工运团体要求各大企业承诺停用喷砂工序,Levi’s、H&M、Armani、Bennetton等逾40个品牌都应允幷出了公开声明。

无视禁令 工序移师隐蔽处

然而,CCC、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国际工会联合会香港联络处(IHLO)及War on Want等团体,日前联合发表《窒息的生产──危机四伏的中国牛仔衣饰工厂》报告,它们对广东省两间大型服装生产商中山益达、创兴服装集团,以及4间中小型厂家进行调查,他们都是替各大国际品牌牛仔服进行代工的厂家。调查发现这些禁令形同虚设,大品牌未能有效监察其代工厂,喷砂工序只是搬到更隐蔽的地方进行,厂家会把喷砂机拆装收藏以避过监察,或将工序判上判至更小型的厂家,而这通常意味更恶劣的工作环境和更欠缺保护装备。

消费者应向品牌施压

调查员之一的阿铭(化名),去年以工人身分应征进入创兴和另一家中型服装厂亲身体验,幷到其他多间厂房外访问,发现工作环境比想象中更恶劣,车间里闷热潮湿,肉眼就看到灰尘在空气中飘扬,「下班过后我自己的工作服洗出来的水黑得发亮」,极辛苦的工作,按件计算的工资却很低,「几毛钱一个工序,甚至有些工序只有几分钱,与一条几百上千元的牛仔裤形成了天壤之别」。阿铭工作过的两家工厂生产包括Polo、Levi’s、Lee、Hollister、D&G等大品牌的牛仔裤。

阿铭认为,消费者对有破旧感的牛仔裤实在有需求,而因这需求的存在,将导致更多中国工人在缺乏劳工保障的环境下拚命生产。消费者可站在自己的角色向各大品牌施压,购买时查询这些破旧效果是由何种工艺造成,幷向品牌提出建议,要求他们监督生产商,停用喷砂打磨,采取更环保的方式生产。

吸「厚粉」 吐「黑痰」

调查发现,代工厂其实仍有采用喷砂工序,而且为免被发现,就将喷砂工作搬到密封的房间,并严防喷砂工人与其他部门的工人接触,安装闭路电视监视等,阿铭虽然进厂工作,但有工厂把工序外判,或将喷砂工人上下班的时间编排得跟其他工人不一样,所以仍是较难找到他们聊天。

据接触到的喷砂工人所说,喷砂部炎热又嘈吵,没有排尘降温的设备,寒冬2月都有不少男士脱掉上衣工作,粉尘有时厚得令工人无法看见车间的出口,而许多工人只获发普通的外科口罩,对过滤硅粉尘毫无作用。有工人表示喉部不适,有时会吐出蓝黑色充满粉尘的痰。然而,公司一般都没为工人买保险,工人难以负担在城里医病的费用,当健康出问题时多会回乡治疗,故很难找到已确定患上职业病的工友。

手擦、打磨、泛白

除了喷砂外,生产不同破旧效果会应用到不同的技术。例如膝盖和大腿的折痕,是经由手擦(hand-sanding)工序造成,以砂纸直接在牛仔裤表面磨擦出「猫须」效果。打磨(polishing)则是以钻头或机械石轮打磨牛仔裤,例如腰间、口袋、裤管边的部位,做出破旧感觉;打磨工人长年累月弯身在牛仔布上干活,没有任何符合人体工学的设备,常有背部和手臂痛症,也会因不慎将手放到打磨轮边而受伤。

至于泛白的效果,是以喷染化学品高锰酸钾(potassium permanganate)造成,工人先将高锰酸钾喷到牛仔裤的指定位置上,经化学干燥工序,再以另一种化学品中和,然后洗掉,该位置的颜色就会变淡。这工序应在通风地方进行,或戴上呼吸面罩,幷在安全距离下使用高锰酸钾;然而实际环境是既挤拥又不通风,大部分工厂没有提供合适的面罩,其中一间受调查的工厂虽有提供,但因工作间太热,工人又没有得到关于高锰酸钾危害健康的资讯和培训,不少员工耐不住炎热而没有使用面罩。他们都感到化学品有刺激性气味,部分人身体出现过敏和红疹、痤疮等。

说好的体检呢?

手擦工人徒手用砂纸打磨牛仔裤,工作几年后明显出现手部变形,而且身体常被打磨出来的深蓝色粉尘覆盖,甚至蚀进指甲和皮肤,无法洗去,耳朵内的粉尘亦很难清除。

中国的《职业病防治法》明确规定雇主须在员工进行有害工作前、工作期间和离职前提供健康检查,而员工有权在离职前查看自己的检查报告;但实际上很多工人都表示,从没接受过健康检查;其中一家大厂中山益达,虽然有为大部分员工进行年度健康检查,但工人许多都没被告知检查结果,就算患上呼吸道疾病,都没有得到适当诊治或通知,通常是员工自己发现病情严重而辞职。

一分耕耘……

虽然担任危险和辛苦的工作,但工人的收入和他们付出的劳力幷不成正比。大多数工人的基本工资不足以维持生计,必须加上计件工资和超时工作来帮补,而计件工作单价很低,一般来说每件只有几毫子的工资,阿铭就见工友每天跟时间赛跑,「有些工人为了多挣钱,从早上6时就开始一天的工作,午餐就是自己准备好的几个馒头,一个鸡蛋,自己带来的开水」。几十个工人密麻麻的挤在一个铁皮缝车间内,人被淹没在牛仔裤堆中,常常每天工作逾14小时,30天都必须待命,总计每月才能挣到3000至4000元(人民币)。

尽管中国的《劳动合同法》规定,不按月支付工资是违法的,但很多时厂方都会延期20天至一个月才发工资,计件工资的计算方式亦复杂含混,往往对工人不利。旺季的时候订单增多,工人被迫整个月开工,无法请假;淡季时则会面临开工不足,每月只能工作15天,工资完全不够生活,以至同事间会为了争做微量的工作而发生冲突。

代工品牌无回应

调查报告的合作团体之一干净衫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曾于2013年3月发信及报告内容给多间国际知名牛仔服饰品牌公司,当中包括Hollister、Guess、Dolce & Gabbana、American Eagle、Texwood、A&F、Gap (Old Navy)等港人熟悉的品牌,这些品牌都在调查中被发现有交订单给有使用喷砂工序的代工厂制造产品,至今没有收到上述品牌对报告作回应。

原文连结:http://news.mingpao.com/20130714/uae1.htm

文:林茵图

编辑:方晓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