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on


记者钟圣雄 / 台北报导即将上市的苹果iPad 2引发各界热烈关注,但苹果的绿色供应链与企业社会责任,却又再次面临考验。为苹果代工生产iPad 2面版的台湾科技大厂胜华科技,在昨天传出作业员猝死消息,检警正在调查该员是否因产品即将上市而过劳死。祸不单行,胜华在中国苏州的子公司联建科技,因在2009年采用有毒有机溶剂「正己烷」拭擦iPhone,导致工人集体中毒,60几人住院治疗,近日又爆多名工人旧病复发,此刻仍有22名的中毒工友正与联建谈判中,他们要求联建能负担复检及后续治疗费用。

联建给予作业员的每月底薪约1200人民币,但中毒工人若需住院治疗,每月住院费却需2~2.5万元,这还不纳入膳食与营养费开销,实非底层工人能够负担。联建虽表示生产线已全面停用正己烷,但正己烷中毒现象多半只能改善,很难完全治愈,因此部分曾经中毒的工人,近来又发生复发现象,他们希望当初没有说明工作风险、违法使用有毒溶剂的联建科技能负起全责,台湾母公司胜华科技、品牌厂商苹果计算机,也应负起相关督导责任。

生产苹果产品导致中毒,住院费比工人薪水高10

2年了,打从郭瑞强到联建工作,意外导致正己烷中毒后,就没有回过河南老家了。他回忆,2009年时,他和许多同事发现彼此有手脚无力、盗汗、腿部疼痛麻木的症状,因此陆续到医院检查,发现是正己烷中毒现象,因此集体要求公司负责。后来,联建在工人集体抗争,并写信给苹果计算机执行长Steve Jobs后,决定负担工人住院费用,并取消使用正己烷,才让风波慢慢平息。「当时我住院8个月,怕家人担心,只得骗他们说我住2个月而以」,郭瑞强无奈地说。

郭瑞强表示,当时因中毒情况严重,导致必须住院的人数高达60多人,他自己也在医院躺了8个月,怎奈何才出院7个月,症状却又复发,才让他又得走上与公司谈判的路。「我们底薪才1,200,努力加班可以有2千多,但公司让我们中毒,住院费每个月要2万多,公司不负责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事实上,虽然联建在之前的抗争后,已给予工人住院医疗补助,但工人对于公司的信任度还是非常低–即便许多事情拿不出证据。就拿就医选择打比方,发现自己有正己烷中毒现象的联建工人,如果想拿到诊断证明的话,多半不会就近选择苏州第二附属医院,而宁可自费跑到更远的大医院寻求诊断–许多工人怀疑,苏州第二医院与联建关系匪浅,怎么诊都很难发现问题,因此不如多花钱跑远些,对自己权益才有保障。这一点,从郭瑞强远赴安徽合肥就医、刘瑞勇则到上海华东医院诊断,可见一斑。

「明明都是国家认可的3级甲等医院,但联建却只认可苏州医院的诊断,不认可其它地区医院的诊断证明,根本就没道理啊!」联建工人刘瑞勇表示,自己在 2009年时也有中毒现象,但当时医院说床位已满,公司也要求他边上班边治疗,因此没有住院。然而,因为他最近症状腿部疼痛、手脚无力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为求安心才跑到上海华东医院,哪知道医生竟然告诉他,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才让他选择与其它20多位工人在此时与公司谈判。

「我昨天跟台湾来的管理部副理王家杰谈判,他们说会给个确定答案,现在还没回音,一点都看不出积极沟通的诚意,希望公司不要让我们像富士康的员工一样都跳楼了,才愿意重视这问题」,刘瑞勇说。

SACOM:别让自己成为剥削共犯!

目前联建科技不仅生产iPhone所用的面版,就连iPad、iPad 2的面版也有,工人们希望消费者在开心使用这些产品的同时,也能了解这些高科技产品生产过程的不正义,更希望联建科技、台湾母公司胜华科技、美国苹果计算机公司能共同面对该问题,为他们已受创的健康负起照护责任。

香港大学师生监督无良企业行动(SACOM)目前正发起联署声援联建工人的行动, SACOM项目干事郑依依表示:「希望全球的苹果爱用者能共同加入声援行列,别让自己成为剥削工人的共犯。」

SACOM声援联建工人联署行动:苹果,对你的中毒工友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