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尼一直强调魔法,但这种魔法却没出现在一众替迪斯尼制造产品的内地代工厂工人身上。在现实里,这群工人一直受迪斯尼剥削,工作时间长,薪酬微薄,还要冒着被老旧机器夹断手指、及接触有毒化学品的风险下工作。工人为迪斯尼制造产品,令迪斯尼的「魔法」得以延续及在世界各地传播,但工人所付出的劳动就没有被厂方正视,甚至连一个合理、合法的回报也没有。

2015年6月,在香港注册、主要为东京迪斯尼生产绒毛玩具的水谷玩具(深圳)有限公司应迪斯尼要求,把深圳厂房迁至菲律宾,并突然宣布关闭深圳厂。根据中国的《劳动合同法》及《社会保险法》,水谷欠下 196名内地工人社保、经济补偿金(遣散费)、住房公积金等合共九百多万人民币,却以工龄一年得500元『生活补助费』支付工人,少于实际拖欠工人金额的十分之一。过去一年来,工人在多家工会和劳工团体协助下多番要求面见迪斯尼,但迪斯尼至今避而不见工人。

水谷工人不是惟一被迪斯尼剥削的一群,其他内地代工厂工人亦面对同样情况。今年6月14日,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发布调查报告,揭发迪斯尼内地代工厂恶劣的劳工状况:工人每日工作时间平均超过10小时,每周仅能休息一天,有些部门每月加班时间更高达144小时,远超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所规定的每月36小时上限。除了厂方的加班要求,由于底薪与计件工资过低,工人为了赚取可以维持基本生活的薪金,不得不超时加班。如此长时间的劳动,加上工厂机器老旧、职业安全培训不足,令工人容易发生工伤。有工厂部门更在一个月内发生十多宗工伤事故,而工人在受伤后亦没有得到合理赔偿。

同日,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亦发表迪斯尼内地代工厂调查报告,内容呼应了SACOM的调查结果,这些代工厂工人须在工资低、工时长,及有化学品危害的工作环境下工作。

这些调查报告发表已有一个月,如今上海迪斯尼乐园已正式开门迎接客人,继续为公众制造美丽童话,但对一众工人残酷的处境仍然无动于衷 ——「紧闭着门」不回应劳工团体的报告及要求,遑论实质的行动及改善措施。华特迪斯尼总裁罗伯特 • 艾格(Robert A. Iger)在上海园区开幕致辞时说「我们梦想成真」,但内地工人们的梦想又何时可以成真﹖我们对迪斯尼公然违反中国法律及华特迪斯尼自己订下的「全球劳动标准计划」规定 —— 即所有迪斯尼产品的生产商必须遵守生产地法律,无视工人要求,表示愤怒。

作为全球第二大传媒娱乐业巨头,迪斯尼坐拥巨大财富 — 在2014年,迪斯尼的盈利超过130.05亿美元,是一名迪斯尼代工厂工人一年收入的314万倍。迪斯尼有如此可观利润,全球生产链员工功不可没,他们的劳动保障亦是迪斯尼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要求迪斯尼及其供货商不要再逃避,正视内地工人劳动权益被侵犯的现实,采取行动作出以下改善﹕

一、迪斯尼立即公开响应众多团体报告中各家工厂违法问题,与工人及劳动团体展开对话

二、调查水谷侵犯劳工权益的个案,实践迪斯尼对生产链工人权益的承诺,帮助水谷工人申索因工厂于 2015 年 6 月突然倒闭的赔偿 — 以实付工资计算的双倍遣散费、自工人入职生效日起计的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的供款。若水谷没有全额赔偿工人,迪斯尼需为其尽职调查不力负上责任,直接补偿工友差额

三、全面改善迪斯尼内地代工厂劳动状况﹕1)提高工人底薪及工资,依法支付加班费、缩短工人工作时间,与工人签订合法劳动合同,依法缴纳社保;2)淘汰老旧机器,给新员工足够的安全和机器操作培训,依法支付工伤工人误工费、医药费等相关赔偿;3)不得使用童工,临时工工资不得低于当地的工资标准,劳务派遣工、学生工与正式工同工同酬;4)每一间迪斯尼供货商必须成立由工人民主选出的工会;5)公开迪斯尼品牌所有供货商的名单和地址,允许媒体和公众对迪斯尼供货商的劳工状况进行监督和检查。

声明团体(排名不分先后):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
中国劳工观察
香港职工会联盟
劳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