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各品牌的公开信
Nike, Adidas, Timberland 监管裕元不力
必须共同承担责任 赔偿工人损失!

东莞裕元鞋厂六个厂房的工人自4月5日开始罢工, 由最初的1000工人参与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发展到五万工人参与的大罢工, 显示工人对政府和企业带头做成的整个欺暪事件的不满和愤怒达到顶点。工人主要抗议东莞裕元多年来与地方政府共谋,不但克扣他们的社保金,而且与他们签订的劳动合同都是假的。连日来的工业行动就是要求厂方补缴法律规定的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 (五险一金),并补签正规劳动合同以及加工资。
到今天为止,包括一线生产工人和各级管理人员在内,参与停工的职工已经达到5万人之众。按17日东莞裕元香港办事处刘姓董事向香港劳工团体说东莞裕元总数有48000多名员工,那就是东莞裕元全厂都在罢工了。 18日,工潮更蔓延至集团在江西安福市的厂房。
工人行动一直针对的对象是裕元鞋厂和当地政府,这是很合理的;因为企业为了降低生产成本长期的拼命压榨工人以至违反法律,欺骗工人的工资与福利等合法权益; 地方政府官员则为了企业投资所带来的税收和更重要的贪腐机会的而默认甚至於帮助企业对工人各种各样的压榨和违法行为。
但是工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裕元背後还有一个更强大,更狡猾,也同样应该针对的对象,那就是作为国际买家的大品牌企业。裕元鞋厂拿的就是由耐克 (Nike),爱迪达(Adidas),锐步(Reebok),ASICS,新百伦(New Balance),彪马(Puma),匡威(Converse),所罗门(Salomon)和添柏岚(Timberland)这些大品牌的订单。工人也一直在为这些国际大老板和大买家生产那些在市场上利润超高的运动鞋,他们是在整个国际生产链当中拿得最大利润的一群,而处於整个生产链尽头的各国工人就是其奴隶,也是唯一的受害者。
据报导,裕元是爱迪达在中国最大的生产供应商,所以裕元今天被工人揭发的违法行为;爱迪达以至其他下单的国际品牌都有不可推卸的企业社会责任;因为这些买家声称一直有聘用审计团队来监督供应商的生产行为,但他们从来没有向公众公布裕元上述的违法行为,或者是发现了却不公开? 或者视而不见?如果是前者,就说明了他们的审计完全是一种公关手段; 如果是後者,那品牌买家也是整个欺瞒行为的其中一个共谋。
因此,我们要求国际品牌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不但要确保他们所有在中国的供应商以後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按社会保障法来支付工人的社保;还要与裕元一起承担历史欠帐, 赔偿过往欠缴的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具体要求如下:

(1)东莞裕元应立即按工人工资总额缴交社保;
(2)东莞裕元应按工龄补缴以往没有按照工人工资交纳的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工人应补交的个人部份由裕元和所有向裕元下单的品牌买家共同承担。

可能这些品牌会说:这是裕元和政府共谋做的“好事”,不应要我们来买单。但国际买家共同承担来赔偿给工人早已有先例可循:
1. 20年前(1993年)深圳葵涌镇发生的致丽玩具厂大火,导致了47名女工死亡和87人受伤,後来经过香港及各国的劳工团体多年不懈的抗争运动,向致丽下单的义大利CHICCO品牌买家终於愿意支付一笔赔偿予受害工人;
2. 去年4月24日孟加拉国首都达卡郊区发生整座工厂倒塌的惨剧,导致了楼内三家制衣厂的千多名女工死亡及2400多人受伤,後来经过国际及各国的消费者权益组织和劳工团体等抗争,多个国际品牌买家才答应共同承担赔偿工人的费用。
至於要求品牌买家帮助释放抗议裕元行动中仍在扣押的工人,我们认为品牌买家是责无旁贷,因为,如果没有爱迪达等买家的供应商裕元违法在先,就不会有工人被拘捕在後。所以爱迪达等和裕元必须确保在押工人马上获释及不会受到检控。这点也有先例可循:
2004年,东莞大岭山镇台资兴昂及兴雄鞋厂分别发生工潮,导致多名工人因被指控破坏了工厂的机器而最终被判刑,後来经过香港及各国的劳工团体的抗议,并要求多个向兴昂下单的国际买家出面帮助被判刑的工人。经过多方的努力,所有被判刑的工人最後都获得释放,有些还回到兴昂继续上班。
2014年4月24日

連署團體:1. 全球化监察(GM)

2.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 (SACOM)
3. 劳动力 (WE)
4. 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AMRC)
5. 劳工教育及服务网络 (LESN)
6. 中国劳动透视 (LAC)
7. 香港职工会联盟(HKCTU)
8. 街坊工友服务处‎
9. 太古饮料职工总会
10. 饮食及酒店业职工总会
11. 港九拯溺员工会
12. 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职工会
13. 零售丶商业及成衣业总工会
14. 清洁服务业职工会
15. 旅游巴士司机工会
16. 香港码头业职工会
17. 维他奶职工会
18. 建筑地盘职工总

19.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
20. league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21. Workers Assistance Center, Inc. Philippines
22. War on want, United Kingdom
23. Committee for Asian Women, Regional
24. Youth Labor Union 95, Taiwan
25. GSBI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Trade Union)
26. Centre for Workers Education, NewDelhi
27. Sedane Labour Resource Centre (LIPS) Indonesia
28. Ecumenical Institute for Labor Education and Research, Inc. (EILER)
29. People Association (SPA), Taoyua
30. Asia Floor Wage Alliance 亞洲基本工資
31. Clean Clothes Campaign
32 Südwind Institut
33 Eucumenical Network Rhine-Moselle-Saar
34 INKOTA-netzwerk und Kampagne für Saubere Kleidung
35 Kampagne für Saubere Kleidung
36 FEMNET
37 Christliche Initiative Romero
38 左翼廿一
39 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San Francisco
40 亞洲和平協會 Asia Peace Front
41 ATTAC Japan(首都圏)
42 Forum Arbeitswelten e.V. – Forum Worlds of Labour
43 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AFL–CIO)
44 High Tech No Rights? – Bread For All & Swiss Lenten Fund
45 Labour Institute ICOLAIR
46 Labor Now
47 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 (SOAS branch)
48 Solidar Suisse
49 Schone Kleren Campagne
50 Cividep India

截至2014年5月05日14:08

如欲加入联署,请登入以下网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BmskyO66eIwfnz4B2O1f0242zpE8IZPMy-89-699yHc/view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