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5月28日)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聯同其他本地民間組織再次來到台灣鴻海集團在港子公司富智康(前稱「富士康國際控股」)的年度股東大會,抗議鴻海集團多年來壓榨工人合理待遇及薪酬,違反提高工人薪酬及工會直選的承諾。

今年初,由內地民間組織「『新生代』ilabour 課題組」曾就深圳、鄭州、重慶、成都四地的富士康前線工人工資、工時、工會、工廠管理等方面進行調查,訪問592位工人,並發表《富士康工資、工時與生產管理調研》報告,發現富士康工人待遇仍然強差人意。

 富士康單方面削減津貼,薪酬明升暗降

富智康母公司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於2012年高調宣稱於2013年8月前將內地工人薪酬與台灣工人水平看齊,約4,000 至4,400元(人民幣,下同)。儘管內地工人的基本工資在五年間由900元,上調至現時初入職基本工資1,800元;三個月試用期後的2,200元,惟廠方同時取消工人原本所得的膳食與住宿津貼及各項獎金。以深圳富士康為例,自2011年至2015年間,深圳富士康基本工資累計漲幅為12%,但對比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累計漲幅16.9%,工人的薪酬實是明升暗降。

 基本工資過低,工人被迫自願加班

為應付生活支出,工人只好依賴加班來賺取日常生活所需,在生產旺季,「三十休一」,即連續上班三十天才休息一天為閒事,有工人表示旺季每月加班時數高達160小時。富士康此舉嚴重違反中國勞動法中有關休息及加班控制的規定。此外,廠內存在工時造假問題:廠方為隱瞞加班工時違法,將加班費以其他獎金來表示,要紙本紀錄繞過電腦系統。

調查中,有六成工人表示「不想加班,但因為基本工資低不得不加」,只好在旺季瘋狂加班積穀防饑。這種扭曲的薪資制度,令管理層容易透過管控加班來懲罰員工和裁員,如透過減加班時數來報復投訴工廠問題的工人,或者加大產量,增加工人工作壓力,使他們自動辭職。

 粗暴管理依然,工人「被」請事假,甚至到外廠支援

自從2010年「連環跳」後,社會大眾開始關注富士康工人的工作狀況,然而受訪工人反映廠內依然存在語言暴力、性騷擾、請假難、休息短等問題,甚至有生產線因開工不足,強行為工人請事假,違反法律對基本工資或最低工時的規定。另外,部份工人亦表示曾被廠方以「支援」、「分流」為名,在沒有提供相關培訓的情況下,調到其他崗位或工廠以減低招募新工的成本和時間。廠方既沒有因此提供經濟補償,亦沒有和工人訂立「調崗協議」。最荒謬者是今年農曆新年前後,有兩萬富士康工人被派往另一蘋果代工廠廣達電腦位於上海和江蘇的工廠支援生產,期間前線工人並無與該廠簽訂任何合約,工人缺乏生產安全等相關保障。

 工會淪為擺設,集體談判流於形式

富士康工會聲稱入會率超過90%,不過代表性一直存疑。工會聯合會主席陳鵬曾任富士康對外辦公室專理,被形容為郭台銘心腹,工人對工會缺乏信心不難想像。2013年2月4日,英國《金融時報》曾報道,富士康即將舉行工會直選,後來事件不了了之。時至今日,受訪工人形容富士康工會只是「擺設」,工人只能從廠內懸掛的橫幅、張貼的公告知道工會選舉消息,工人想參選亦無法報名,更有工人表示,投票只是主管拿著選票讓他們簽名。早於2009年,富士康集團已經與富士康工會簽訂集體合同,並聲稱每年雙方會就工資進行集體協商。富士康工人多年來工資升幅停滯,而受訪工人中有45.8%表示「沒有聽說過工資集體協商」,某程度上反映了富士康工會未有充份代表工人利益。

自2010年富士康「連環跳」後,鴻海多次向外宣稱整改方案,但多次只聞樓梯響,廠內工人未能分享公司豐盛的生產成果,生活待遇未得改善!因此,我們強烈要求鴻海集團應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改善工人待遇:

1. 改革薪酬制度,提高基本工資至合理水平;
2. 恢復食宿津貼及各項獎金;
3. 遵守中國法律,將每周平均工時限制於44小時以內,及每周最少一日休息;
4. 改善工廠管理文化,建立和諧勞資關係;
5. 履行直選工會承諾及尊重前線工人參與工會之權利,使工會真正代表前線工人利益。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
2015年5月28日

註:「『新生代』ilabour 課題組」《富士康工資、工時與生產管理調研》報告可在此下載:http://www.ilabour.net/html/zhuanti/3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