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褲原是以耐穿耐磨見稱,自從它成為時尚衣飾後,一般人同時擁有幾條不同顏色和剪裁的牛仔褲已是平常事。一條完好的牛仔褲,往往沒機會穿舊就已被它的主人遺忘、或被潮流淘汰了。

矛盾的是,我們不斷買新衣,卻又追求那穿舊了的質感,仰慕洗水泛白或破洞的「頹廢美」。各種加工方法應運而生,能在短短的生產時間內讓頑強的牛仔布恍如經受歲月洗禮,可以想像那些方法是何等暴烈。危害的不只是環境,還有造褲子的工人。

其中一種工序叫「噴砂」(sandblasting),工人運用機器或壓縮氣槍,將含有矽的微砂以高壓噴向牛仔褲上,達至造舊的效果。然而,廠方往往沒有為噴砂工人提供足夠的保護裝備,衣物纖維和粉塵在通風不足的工作間飄浮,都落進工人的肺裏去。

土耳其2005年便發表研究,是首個關注噴砂工序與矽肺病關係的地區。該國至今有52名製衣工人因矽肺病死亡、約1200宗登記個案,由於很多工人一旦健康轉壞便會辭工回鄉,醫學界相信實質數字遠超此數。一般煤礦工人可能持續工作數十年才患上矽肺病,但在製衣業裏,大量粉塵加上高壓噴射,噴砂工人可能工作數月就得病。

在勞工團體施壓下,土耳其遂於2009年禁止製衣業使用噴砂工序,但廠家的對策只是將生產基地轉移至中國、孟加拉、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家。2010年乾淨衫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下稱CCC)及其他工運團體要求各大企業承諾停用噴砂工序,Levi’s、H&M、Armani、Bennetton等逾40個品牌都應允並出了公開聲明。

無視禁令 工序移師隱蔽處

然而,CCC、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國際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IHLO)及War on Want等團體,日前聯合發表《窒息的生產──危機四伏的中國牛仔衣飾工廠》報告,它們對廣東省兩間大型服裝生產商中山益達、創興服裝集團,以及4間中小型廠家進行調查,他們都是替各大國際品牌牛仔服進行代工的廠家。調查發現這些禁令形同虛設,大品牌未能有效監察其代工廠,噴砂工序只是搬到更隱蔽的地方進行,廠家會把噴砂機拆裝收藏以避過監察,或將工序判上判至更小型的廠家,而這通常意味更惡劣的工作環境和更欠缺保護裝備。

消費者應向品牌施壓

調查員之一的阿銘(化名),去年以工人身分應徵進入創興和另一家中型服裝廠親身體驗,並到其他多間廠房外訪問,發現工作環境比想像中更惡劣,車間裏悶熱潮濕,肉眼就看到灰塵在空氣中飄揚,「下班過後我自己的工作服洗出來的水黑得發亮」,極辛苦的工作,按件計算的工資卻很低,「幾毛錢一個工序,甚至有些工序只有幾分錢,與一條幾百上千元的牛仔褲形成了天壤之別」。阿銘工作過的兩家工廠生產包括Polo、Levi’s、Lee、Hollister、D&G等大品牌的牛仔褲。

阿銘認為,消費者對有破舊感的牛仔褲實在有需求,而因這需求的存在,將導致更多中國工人在缺乏勞工保障的環境下拚命生產。消費者可站在自己的角色向各大品牌施壓,購買時查詢這些破舊效果是由何種工藝造成,並向品牌提出建議,要求他們監督生產商,停用噴砂打磨,採取更環保的方式生產。

吸「厚粉」 吐「黑痰」

調查發現,代工廠其實仍有採用噴砂工序,而且為免被發現,就將噴砂工作搬到密封的房間,並嚴防噴砂工人與其他部門的工人接觸,安裝閉路電視監視等,阿銘雖然進廠工作,但有工廠把工序外判,或將噴砂工人上下班的時間編排得跟其他工人不一樣,所以仍是較難找到他們聊天。

據接觸到的噴砂工人所說,噴砂部炎熱又嘈吵,沒有排塵降溫的設備,寒冬2月都有不少男士脫掉上衣工作,粉塵有時厚得令工人無法看見車間的出口,而許多工人只獲發普通的外科口罩,對過濾矽粉塵毫無作用。有工人表示喉部不適,有時會吐出藍黑色充滿粉塵的痰。然而,公司一般都沒為工人買保險,工人難以負擔在城裏醫病的費用,當健康出問題時多會回鄉治療,故很難找到已確定患上職業病的工友。

手擦、打磨、泛白

除了噴砂外,生產不同破舊效果會應用到不同的技術。例如膝蓋和大腿的摺痕,是經由手擦(hand-sanding)工序造成,以砂紙直接在牛仔褲表面磨擦出「貓鬚」效果。打磨(polishing)則是以鑽頭或機械石輪打磨牛仔褲,例如腰間、口袋、褲管邊的部位,做出破舊感覺;打磨工人長年累月彎身在牛仔布上幹活,沒有任何符合人體工學的設備,常有背部和手臂痛症,也會因不慎將手放到打磨輪邊而受傷。

至於泛白的效果,是以噴染化學品高錳酸鉀(potassium permanganate)造成,工人先將高錳酸鉀噴到牛仔褲的指定位置上,經化學乾燥工序,再以另一種化學品中和,然後洗掉,該位置的顏色就會變淡。這工序應在通風地方進行,或戴上呼吸面罩,並在安全距離下使用高錳酸鉀;然而實際環境是既擠擁又不通風,大部分工廠沒有提供合適的面罩,其中一間受調查的工廠雖有提供,但因工作間太熱,工人又沒有得到關於高錳酸鉀危害健康的資訊和培訓,不少員工耐不住炎熱而沒有使用面罩。他們都感到化學品有刺激性氣味,部分人身體出現過敏和紅疹、痤瘡等。

說好的體檢呢?

手擦工人徒手用砂紙打磨牛仔褲,工作幾年後明顯出現手部變形,而且身體常被打磨出來的深藍色粉塵覆蓋,甚至蝕進指甲和皮膚,無法洗去,耳朵內的粉塵亦很難清除。

中國的《職業病防治法》明確規定僱主須在員工進行有害工作前、工作期間和離職前提供健康檢查,而員工有權在離職前查看自己的檢查報告;但實際上很多工人都表示,從沒接受過健康檢查;其中一家大廠中山益達,雖然有為大部分員工進行年度健康檢查,但工人許多都沒被告知檢查結果,就算患上呼吸道疾病,都沒有得到適當診治或通知,通常是員工自己發現病情嚴重而辭職。

一分耕耘……

雖然擔任危險和辛苦的工作,但工人的收入和他們付出的勞力並不成正比。大多數工人的基本工資不足以維持生計,必須加上計件工資和超時工作來幫補,而計件工作單價很低,一般來說每件只有幾毫子的工資,阿銘就見工友每天跟時間賽跑,「有些工人為了多掙錢,從早上6時就開始一天的工作,午餐就是自己準備好的幾個饅頭,一個雞蛋,自己帶來的開水」。幾十個工人密麻麻的擠在一個鐵皮縫車間內,人被淹沒在牛仔褲堆中,常常每天工作逾14小時,30天都必須待命,總計每月才能掙到3000至4000元(人民幣)。

儘管中國的《勞動合同法》規定,不按月支付工資是違法的,但很多時廠方都會延期20天至一個月才發工資,計件工資的計算方式亦複雜含混,往往對工人不利。旺季的時候訂單增多,工人被迫整個月開工,無法請假;淡季時則會面臨開工不足,每月只能工作15天,工資完全不夠生活,以至同事間會為了爭做微量的工作而發生衝突。

工品牌無回應

調查報告的合作團體之一乾淨衫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曾於2013年3月發信及報告內容給多間國際知名牛仔服飾品牌公司,當中包括Hollister、Guess、Dolce & Gabbana、American Eagle、Texwood、A&F、Gap (Old Navy)等港人熟悉的品牌,這些品牌都在調查中被發現有交訂單給有使用噴砂工序的代工廠製造產品,至今沒有收到上述品牌對報告作回應。

原文連結:http://news.mingpao.com/20130714/uae1.htm

文:林茵圖

編輯方曉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