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followcoca.blog.163.com/blog/static/104269226200911180356627/

2008年12月12日,大學生關注可口可樂小組在網易博客發佈了第一份可口可樂在華裝瓶廠的工人權益報告。過去的一年裏,我們看到了派遣工人待遇微小的改善,也因未處理好工人圖片而受到工友的埋怨;我們聽到了各種質疑甚至非議的聲音,也因受到更多師友和網友的支持而感到欣慰和鼓舞。回首過去,小組認為有必要對這一年所經歷的風風雨雨做一個簡要的回顧。

小組的發起和成立要追溯到2008年春季的“張茵事件”,香港大學生的行動給了我們很大的觸動,為什麼內地的工人遭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對待,我們內地的大學生卻無動於衷。而此時,一則山西可口可樂欠薪的新聞報導進入了我們的視野,作為最大眾化的消費飲料品牌之一,我們很難相信可口可樂這樣的大型公司竟然會拖欠工人的工資。因此,可口可樂就暫時作為我們最初的目標。

小組的兩位發起人之前都參加過志願者活動,他們決定利用暑假時間進廠打工實踐,這樣做既可以解決我們的費用同時也可以對可口可樂的工廠進行調查。除此之外,兩位元小組發起人在網路上結識的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願意加入進來。在進廠之前我們一直在進行各種準備工作,包括搜集可口可樂及其工廠的相關資料、認真學習勞動法律法規以及閱讀國內媒體之前已經發表的一些調查報告等等。與此同時,我們還和一些相關的志願者團體如SACOM取得了聯繫,希望從他們那裏得到一些經驗和交流。

2008年7月,幾名小組成員(確切地說是前身)一起來到廣東,可口可樂的幾家裝瓶廠和供應商就集中在這裏。

當我們進入工廠後,才真正體驗到工廠工人的辛勞和壓力,而這段經歷讓我們終生難忘。對於習慣了學校裏懶散生活的我們來說,每天12個小時的繁重勞動以及嚴苛的管理是一種巨大的挑戰,只有用親身的體驗才能真正知道工人們做承受的壓力和他們真實的生存狀況。車間裏充斥著機器發出的巨大的轟鳴聲,而工人們為了生存卻又那樣緊張的勞動著,你會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無助。

除了工廠工人的處境很差之外,我們還有一個意外的發現,而我們之前的準備並沒有預料到,就是派遣工的問題。我們在工廠打工過程中發現,可口可樂的裝瓶廠大量的使用了勞務派遣工,並且在個別工廠,他們的待遇非常之差,這是我們之前沒有想到的。可口可樂裝瓶廠的派遣工的悲慘遭遇使我們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大家覺得有必要成立一個小組,通過撰寫調查報告並向媒體和公眾呼籲去力所能及的改變派遣工人的生存狀況,此時已經是2008年的8月了。

出廠之後我們就開始撰寫報告,期間小組還有個別成員對杭州和上海的裝瓶廠進行了打工實踐與調查。經過反反復複的修改和回訪,報告終於在12月份定稿。我們懷著忐忑的心情面對著這份報告,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和媒體打交道,我們不知道是否會有人關注我們這群大學生的對自己親身經歷的真實記錄。另外,小組成員推選出三位同學出面發言,而這首先需要更大的勇氣和要準備承擔更多的責任。

12月14日,小組的三位成員選擇在中央民族大學召開了發佈會,向外界正式發佈了可口可樂調查報告。讓我們欣慰的是,當我們的報告首先在網上發出並發給各個媒體時,許多對此都很關注,先後有網易、第一財經、新京報等媒體做了詳細的報導。確實,對於涉世未深的我們來說,這種密集的宣傳報導當時讓我們頗有一絲緊張,畢竟對手是一個龐大的跨國公司和品牌,好在遇到了許多具有正義感和社會責任感的媒體人,我們能夠坦然面對各種壓力,不過我們也親自領教了可口可樂公關能力的強大。媒體的報導使我們的報告和活動受到了公眾輿論的關注,同時也使可口可樂感受到了壓力,因此它們做出了自己的回應,但由於其回應並未直面報告所指出的實質問題我們也進一步做出了回應。為了不使我們和可口可樂之間僅僅停留在口水戰,為了把對可口可樂非法使用派遣工的討論引向深入,我們還舉辦了一個相關主題的研討會,與會者們的建議和意見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並且讓我們對勞務派遣制度的認識也更加深刻了。

小組的第一份報告所涉及裝瓶廠都集中在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當時間進入2009年後,我們在一些志願者的協助下對北京和天津的裝瓶廠也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依然是這幾家裝瓶廠非法使用勞務派遣工,因此我們於5月3日發佈了第二期的調查報告並在舉辦了一個小型的討論會,但這一次卻幾乎沒有媒體對我們的報告和活動進行報導,這讓我們感到有些無力。另外,由和君創業發起,我們也呼籲商務部審批可口可樂收購匯源一案時考慮其裝瓶廠的勞工權益狀況。這一次活動讓我們開始反思消費者運動所面臨的一些問題,比如過分依賴於媒體,得不到工友的信賴等等。

當時間再次進入暑期,我們開始考慮再次進入一些可口可樂的工廠打工,儘管發過兩次報告,但一些裝瓶廠在實質問題上並沒有任何改變。因此,我們選擇了派遣工問題最嚴重的杭州裝瓶廠。2009年7月,小組的四名志願者進入杭州中萃打工實踐,但隨後卻發生了小組成員討薪被派遣公司人員無端毆打的事件,而整個過程中可口可樂作為品牌商一直極力推卸自己的監管責任。迫於無奈,我們在北京召開了一個發佈會,希望透過媒體能得到公眾的支持,許多人在我們的博客上留言對我們表示了聲援,還有一些朋友主動請求將報告翻譯成英文以便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的活動和報告。

回顧小組這一年走過的路程,我們發佈了三份可口可樂裝瓶廠的調查報告,利用兩次暑假時間進廠打工實踐,同時也獲得了社會上很多媒體和師友的大力支持。我們既為我們的報告能夠改變個別裝瓶廠的派遣工人的待遇而感到高興,也為我們的成員被打感到憤慨和無奈,但是我們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儘管腳下的路還很長、很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