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簡淑明 攝影:鍾式明

備受蘋果迷期待的iPhone5今日在部分地區開售,那邊被形容是中國血汗工廠的蘋果代工廠富士康,其深圳廠房圍牆內的世界卻仍有人流血。月初一名男工跳樓身亡,過去16個月有883名工人因不同工傷入院。壓扁手指、灼傷半邊臉,還有一名因在高台換燈泡時觸電飛彈墮下,頭部著地,左腦跌得稀爛成了植物人的年輕工程師。經歷多番人命傷亡,富士康領導層的人情如iPhone5一樣,更輕更薄。最新動作是多番施壓逼迫病人出院,以圖減省日後無可估計的醫藥費及補償。

iPhone都已經發展至第五代了,但代工廠富士康的勞工待遇問題卻依然血淚,甚至變本加厲。26歲的張廷振,大學畢業後為接近女友,去年8月決定由河南到深圳龍華富士康求職。因擁有機電工程師牌照、編寫軟件程式證書及高級電工證等而很快獲聘,擔任總部周邊設備維修工程師,名義上是負責電路維修,出事時卻被指派去更換燈泡。

「我兒子1026日在龍華區E12A棟修理圍牆的射燈時,因為公司無為他配備絕緣手套,不慎觸電,從4米高處摔到地上。當時目擊意外的工友事後跟我們說,廷振當時口吐白沫,後腦流血,但其上司就只叫工友們把他抬到一邊,無送去醫院,直至他全身抽搐,呼吸漸弱,差不多90分鐘才決定送到最近的龍華鎮人民醫院,已經要即時進行開顱手術。」身在河南的廷振父母得悉兒子出事後立即趕赴深圳。到醫院時,兒子陷於嚴重昏迷,左腦整個凹陷。

出事沒收職員證

經兩次手術,張廷振左腦及部份頭殼已被切除,差不多昏迷一個月,才逐漸甦醒過來,但從此失去記憶,不懂言語、行動及飲食,須24小時護理。

為照顧廷振,父母及妹妹一家都來到深圳照顧他,爸爸在醫院旁租了不足10平方米的房間,只能放下一張床,也負責煮食;媽媽在病房打床鋪;妹妹日間照顧哥哥,夜晚睡在門診診所的長椅上,如是者輪流照顧他。根據中國法律規定,工傷醫療期最長可以有24個月,然而,富士康管理層在他入院後10個月已急不及待逼迫他出院。

「哥哥出事時,廠方送他入院不是即時,卻首先把他身上的職員證、身份證、工資卡、廠牌甚至是他的私人電腦拿走,就像他從未在富士康工作過一樣,手法是何其純熟。我們幾經辛苦取回他的合同,卻發現富士康把他改了工作的地點,說他是惠州員工,但事實我哥連惠州都未去過。」廷振的妹妹紅玲憤怒的說,「今年1月我哥要再做一個肺流手術,把積水由腦袋一直引下去膀胱,但醫生說一定要有身份證才可做,我爸去富士康要求取回哥的身份證,沒人理他,他衝入辦公室要見經理,就給人打了一身。為了哥哥,爸去跟富士康理論,這半年被打了兩次,每次也要報公安。」

張爸爸不斷去政府部門上訪,尚成功迫使富士康支付補助費及生活費,但見廷振甦醒了,廠方最近派人要求家人盡快去為廷振做傷殘鑒定程序,「做了鑒定,評定了廷振是第幾級工傷,之後就由政府社保基金去負責,富士康就可以不聞不問了,生活金也可不理了。」

張廷振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過去十個月都是張爸爸與廠方的單打獨鬥,直至香港「民間組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今年7月往搜集在富士康工傷的個案時才被揭發出來。

一直研究富士康勞工血汗待遇的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潘毅亦指稱,富士康從未有在勞工待遇上改善過,還引入一套苛刻的手法,凡有員工工傷意外,一條龍式懲罰當事人、組長及部門負責人,以剋扣獎金甚至開除來威嚇員工大事化小。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發言人鄭依依表示,「過去,富士康在工傷個案處理上,都有私下解決、中層管理向上瞞報的問題,因為會影響管理人員的績效。今次張廷振的個案,富士康也有這嫌疑,沒收工作證明、不肯接見家屬,令人感覺富士康想重新採用2010年員工連環自殺後,對家屬或死傷者以微薄賠償作為封口費的策略,推卸法律責任,對曾經為富士康作出貢獻的工傷員工,極為不負責任,亦不尊重,所謂企業社會責任,蕩然無存。」

本報就張廷振個案向富士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香港辦事處查詢,截稿前未有回覆。

鄭州富士康趕製iPhone5 瘋狂加班無休息 上廁所需離崗證

曾接連發生工人自殺而被斥為「血汗工廠」的富士康,今年與蘋果公司加入公平勞工協會,以圖力挽名聲。不過,香港民間團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簡稱SACOM)在本月初到訪專門生產iPhone的河南省鄭州富士康工廠,發現工人待遇並無好轉,除了每月加班100小時外,有工人更連續1個月無休假,甚至要有「離崗證」才可以上廁所。

成立於05年的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主要由大專師生組成,目的是監察企業侵犯工人權利、安全健康、福利及尊嚴等行為,曾揭發富士康、迪士尼及佐丹奴等企業剝削員工。該會最近再到鄭州富士康工廠訪問60名工人,並發表《新iPhone,老問題:再訪鄭州富士康勞動待遇》調查報告,發現富士康為了應付iPhone5出產而令員工瘋狂加班,每月加班時數高達80100小時,超出國內《勞動法》每月不得加班超過36小時的規定;若員工在周六加班也只以補假代替,未能按照法例獲得雙倍時薪。

員工流失率高

由於員工流失率極高,故河南省政府及富士康會以「學生工」、「派遣工」或「培訓工」為名以填補人手,又會在深圳及山西等地調派員工到鄭州工作。有員工透露,他們每天都要參加工作會議,雖然公司曾承諾開會時間也會發放工資,但事實並非如此,而每天承諾兩個時段的小休時間亦同樣欠奉。至於底薪雖已提高至1,800元人民幣,但仍未足夠應付工人日常開支。

此外,管理層也使用高壓管理手法,例如幾十名工人要輪流使用「離崗證」上廁所,有員工便因為等不及「離崗證」而尿濕了褲子;也有工人因為坐姿不正確而被罰寫「悔過書」,亦有工人參加罷工而被解僱。而員工在工作時又經常採用切削液、膠水及天拿水等化學物質,但公司卻未有提供足夠保護,恐損員工健康。

深圳富士康 工傷近900

深圳富士康各間子工廠也為了趕工生產蘋果iPhone5,要求員工加班工作;有工人需要連續上班13天才可休息1天,以往每工作2小時獲休息10分鐘的制度也取消。負責上主板螺絲的工人,每人每天要上1,700塊板,每塊板上2個螺絲,以符合每天上約3,300塊主板螺絲的產量。

面對長時間又勞累兼密集的工作,加上缺乏休息,工傷事故必然會經常發生,但富士康卻沒有披露有關數字。但根據深圳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資料顯示,由去年1月至今年4月,8間深圳富士康子工廠房便發生了883宗工傷,其中最多的是富泰華工業(深圳)有限公司,共382宗;其次是鴻富錦精密工業(深圳有限公司),有302宗,兩間廠房同樣位於深圳市寶安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