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顧問 陳慧玲 (Jenny Chan)

2010年年初以來,發生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深圳富士康10名員工試圖自殺。其中,8名死亡,另2名受傷。他們都在18歲到24歲之間,正值最美好的青春年華。他們的逝去應當更廣泛地喚醒社會,我們需要重新反思現有發展模式所導致的巨大成本,這種模式以經濟增長為目的,卻犧牲了人的尊嚴。

2010518,九位中國大陸及香港學者發表公開聲明,呼籲富士康和政府解決新生代農民工的問題。聲明不無痛心地寫道:

對於新生代農民工中的很多人來說,自他們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像其父母輩那樣想過再回家做農民,就此而言,他們是踏上了一條進城打工的不歸之路。當看 不到打工通向城市安家生活的可能性的時候,打工的意義轟然坍塌,前進之路已經堵死,後退之路早已關閉,身陷這種處境中的新生代農民工在身份認同方面出現了 嚴重危機,由此帶來一系列的心理和情緒問題——這正是我們從富士康員工走上 不歸路背後看到的深層的社會和結構性原因。

30年來,中國的發展戰略不僅達成了一項經濟奇跡,它也使得地區間的不平等加劇,工資上漲長期停滯,農民工的公民權和人權被剝奪。下面,我們將首先概述城鄉經濟差距擴大背景下國內的勞動力流動現象。其次,我們要回顧近期的富士康自殺案例,以瞭解那些為生存而掙扎著的工人們的困境。最後,我們呼籲關心此事的公眾,一起來營建一個尊重工人權利的可持續的社會。

作為低薪工人和二等公民的中國農民工

中國14億人口中的10%,即數以億計的農民,從農村走向城市。這些國內移民被稱作中國的新工人群體。他們被視為廉價勞動力的重要來源,並且能通過訓練而很好地適應於市場的競爭壓力。與社會主義時代國企老工人們相比,年輕的農民工沒有過份的福利待遇方面的要求,也因此,新生代農民工被譽為中國現代化建設的主力軍。

與熱鬧繁華、面向全球的沿海出口加工地區相比,中國廣大的農村被視作落後的荒地。農業生產的去集體化之下,農戶之間的家庭收入的差距也隨之拉大。年 輕人嚮往著與時代並進的生活,而城市似乎正是他們的夢想可以成為現實的地方。對更好的未來的渴望促使著一個個農村人離開自己的家鄉,踏入都市,去尋找新的 機會。而鄉村向都市人口遷移的結果則是農村的停滯不前。

在中國政府推動市場改革下,出口導向型經濟的確證明瞭它可以帶來經濟的增長。在中國大陸,亞洲投資的企業和國內的生產廠家,迅速躋身進入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成為西方跨國公司的承包商或分包商。但是這種成就,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中國農民工低廉的勞動力價格所帶來的優勢。

作為現代新工人 他們的農村經驗非但得不到老闆的重視,有時候甚至還會被認為對生產過程構成阻礙。農民工必須與自己的過去揮手說再見,把自己變成一塊白板,從而充分接受資 本增值所要求的訓練。為了加速這種轉變,雇主往往會針對農民工的不足之處,指出他們並不具備專業技能。與此同時,其他數以億計的工作競爭者讓每個農民工都 感到一種揮之不去的焦慮。這種焦慮時刻提醒著他們,自己隨時都可以被替代。

文章全文可見:http://sacom.hk/wp-content/uploads/2010/06/dying-young-chi-foxconn-sacom-25may20101.pdf